情人节的新烦恼:我的钻石太大了,太闪了

2024-3-5 12:41:49

 

  钻石再闪

  不如爱意亮

  思来想去,她还是决定要去一趟珠宝店,处理一下手上的钻戒。

  那颗嵌在指环上的宝石,似乎有点太大,太闪,太完美了。

  几周前,她和未婚夫在讨论后决定钻戒要买培育钻石,这样不但能买上更大更好看的钻戒,预算甚至还能有剩。

  现在,她开始担心这颗抢眼的钻石可能会让别人一看就忍不住会问起,甚至直接怀疑他们是买了培育钻石。

  最后,她补了一些钱,把戒指上的宝石换成了一颗体积更小,净度更差的天然钻石。

  即便在接受和认知程度相对高的美国市场,培育钻石也处于一个相当尴尬的位置。

  消费者知道,它的化学组成和天然钻石一样,购买它可以避免‘血钻’背后的伦理压力,更重要的是它的价格让许多年轻人买上了‘梦中情钻’。

  然而,对于用培育钻石表达‘爱’,消费者心中还是有根刺。

  当我们往深处看,甚至还会发现如果想让培育钻石能说‘爱’,还是离不开对天然钻石地位的维护。

  不肉痛,怎能显示爱?

  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。

  钻石是 20 世纪最大的营销骗局。

  这两句话已经可以说是谈论‘钻石’时会被想起的‘俗语’。

  前者显然更深入人心。

  在全球全球最大钻石供应商戴比尔斯(De Beers)的多年营销教育下,钻石和表达爱的联系,比一句‘恒久远’更具体和复杂。

  为了‘减少’第一次购买贵重珠宝年轻男士的‘选购困惑’,戴比尔斯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用广告说:你买的戒指价格应该是你两个月的工资。

  这‘两个月工资’规则在美国成为了一种‘传统’,它漂洋过海到日本后甚至升级成了‘三个月工资’规则。

  背后的意思就是,要让买的人稍微努力努力,有一点肉痛,这才是‘为爱付出’的表现。

  随着培育钻石成本降低,年轻人原本腾出来的预算一下就变得更耐花了。

  和 2020 年相比,一克拉的培育钻石裸钻的零售价格已经从 3039 美元(约人民币 2.1 万元)下降到 2023 年的 1426 美元(约人民币 1 万元)。

  相似尺寸的天然钻石裸钻,在 2023 年的零售价约为 5246 美元(约人民币 3.7 万元)。

  用原预算的 1/3,消费者就能买到比理想情况更大的钻石。

  然而,就跟买电子产品容易出现‘一步到位’心态一样,消费者也很有可能拿着原预算买上了颇为抢眼的大钻石。

  正如文章开头所言,有时候那可不是好事情:

  那看起来就像是假的一样。

  我最后还是告诉他,我很讨厌这个戒指。

  40 岁的 Tiffany Buchert 对于结婚很兴奋,但她实在不喜欢未婚夫选了两克拉的培育钻石。

  最后,两人退了戒指,加了一倍钱换成了一克拉的天然钻石。

  就算是愿意留下大培育钻石的女性,也会担心自己看起来像是虚荣而在戒指上花太多钱,于是经常会主动和朋友说明那是培育钻石。

  这何尝又不是另一种社交心理压力。

  对于钻戒上的钻石尺寸,很多消费者心中都会有个‘光谱’。过于夸张的选择可能一下就会变成‘铺张’‘虚荣’的代名词。

  问题是,让更多人用便宜的价格买上更大更好的钻石,本来就是培育钻石其中一个最大的优势。

  如果求婚者坚持只买‘合乎社会地位身份尺寸’的培育钻石,付出的金额就满足不了‘两个月工资’规则,在社交语境下,那‘爱’或许就会显得有点‘薄’了。